写文自嗨的短篇狂魔◇墙头众多◇纲里◇团兵◇小白领◇合胃口CP来者不拒◇欧美有混◇听歌略挑嘴◇

头像 by 壶壶太太

砚台姑娘屯文处
黑历史走度娘
开拓脑洞来渣浪

我是
一个大大的脑洞
生活在
一个煞笔的脑子里
今天
依旧是做死的节奏
请你
看到我就掉头跑开

关于锤基一些少有人提的细节

❤❤❤❤

不夜橙:

三刷雷3以后终于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想写点啥,那些说烂了的梗就不多提了,谈谈那些不易被注意到的感情传达吧,有剧透


顺序有点乱,想到哪写到哪~



1.雷3里基妹被捆着,刚说完我有保卫系统的安全密码作为交换你们要把我带出去,锤哥和女武神还没表态,班纳说了句“我说,我能不能说两句,供二位参考一下”,这时基妹有个向旁边偏头顺带扯起嘴角一笑的动作——自嘲,无奈,班纳还没控诉他就知道他会说什么了,恐怕下意识也认为自己又要被拒绝了,像他哥哥上次拒绝他一起留在萨卡星时一样


后面班纳说他可是一门心思想置我们于死地,女武神说他确实试过要杀了我,锤哥...

【纲里】虚拟爱情故事01

这么严谨的设定这么酷的文字这么漂亮的阿青青!!

春风朝小树:

被投喂了好多粮食。鸡血上涌产物。给@麦子比个大大的心,心情要好起来哦!(๑´ㅂ`๑)

架空:人工智能27x管理员r

*各种瞎扯淡和私设。

00

这是我的程序开始运转的的第0.0003微秒。我已经开始思考不止一个问题,但同时我用数据流和输入装置发出了感知到自身存在后的第一个音节:

“你好。”

我为何能发出声音,我只是个人工智能,我和人类之间的交流应该仅限于……这时候我在虚拟数据流之中的放出的小程序带着成千上万的信息流回到了我的——人类学意义上的——大脑——请原谅,有人或许认为我只是个人工智能,因此我的“大脑”只能叫做储存中心...

Caffrey 1 year old

【闲谈】

最近,久违的开了新坑。

发现自己各种不足之处

现在在写的纲里是最后的一篇了,大概

之后会把之前的脑洞陆续搬过来

大概会往别的墙头爬

比心

咕噜噜~

[ 闲谈 ] 咕噜咕噜啾啾啾

房敬童在考虑,毕业和红姜先生结婚的事情。

不是考虑,是有些确信的意味。

他看到了那些他所希望的生活。

他所想要的人生。

——房敬童不过是个俗人。

他的羽翼已经被那个阿紫带走了。

——不过是个普通人类啊。

[闲谈] 误区

如题。

喜欢的不是女孩子,是特定的某人。

房敬童一定是个奇怪的人,永远伤害着爱他的人。

他总算遭到报应了。

可笑。

活该。

[闲谈] 不告而别后

事情简单粗暴,掩饰都是多余的。

何子辛腻了一盘没有图片上那样好看的菜,便离开了餐厅。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所里他离开了,所以他不告而别。


念念不忘也好,痛彻心扉也好,是房敬童主动放弃的。

没有挽留。


给了太多的自由,便是没有抓紧。

风筝啊风筝,本来就是断了线的,稍作停留不过是风吹乏了。


“弄丢了就再找回来啊”

——混蛋,洒脱的不就是房敬童自己么。


人走茶凉,房敬童只愿何子辛从未回来过。

小迟死了,阿澜还在——

——那阿紫呢?只属于某人的阿紫呢?


My heart was made to be broken.

Now...

哈哈,这个有点复杂。羞羞的写一点。

养了红姜先生。有个弟弟一样的男票。
喜欢喝酒,很少醉,进zoon就停。
不抽烟,high了抽一两口,会心理高潮。
目前偷偷停学,在加国东边小旮旯里打游戏。
看雪,健身,自己做饭吃。

开趴,然后啪啪啪。

想结婚,不要孩子。
在家看剧,看漫画,看书。
写东西写的不好,自娱自乐。

不知道选那个我爱的人好,还是这个不能离开我的好。


终极人生目标:开个书吧兼茶楼,八点以后只买酒。

人生无限大,不知道怎么办。

专注家教27R、27all四五年。呵呵呵呵呵呵冷到啃自己腿肉啃得只剩骨头了好么。也是凄惨。

[纲里] Light bringer

*第三者的第一视角,含BG

*补完了《希望最后死去》的隐藏关卡

*BE


part 1

第一次见到彭格列首领是在他的庆生会上,我这个私生女被父亲打扮的花枝招展、代替正室的女儿作为礼物送到他卧室里。

黑灯瞎火种他以为是刺客,把我扭着压进了他的被子里。反应过来之后他没生气,甚至可以说没有太大反应,叫人领我下去休息。

我问他:“为什么拒绝?”

“您很迷人,美丽的小姐,”他说:“您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儿我未尝不敢碰,只不过身为阿尔特家的千金,还请自重些。”

我恼恨他装傻,今日积攒的不满找到发泄口:“自重?多亏您二十五大寿,那个害死母亲的家伙才把我从佣人间找出来,一顿好饭和衣服都托您的福,...

【闲谈】丢盔弃甲的香菇小姐

这到底能不能算是个段子,房敬童想了好几天。

红姜先生对房敬童说,我很看好你。

长期抱枕的合同变成“你爱我我不把你当回事”的桥段是她所不希望的。

房敬童这人底线够低,人生按照她的心情来规划,整个人积极乐观大无畏,同时极其讨厌被管教和束缚。

她答:你别吓我,压力好大。

红姜先生不置可否,换个话题继续打趣——谁知道这人脑子里装的什么,不和她争。

不甘心?求而不得最为美味,勾引着红姜先生的味蕾,迫不及待大口品尝身下的躯体。

房敬童喜欢他的味道——

沐浴乳、洗发露、洁面霜、洗不掉的香水、淡淡的烟味,交织缠绕构成红姜的味道,闻过一次就没法戒除。

她的味道起初单一的只有自己的香水味,花草木质的香气混了洗衣液,直到被红姜的味道...

[纲里]泥泽里的金鱼

阿青你要的脑洞w

稍稍契合了你最近的坑,希望喜欢w

谢谢照顾啦我可好啦ww

00

我在一家心理咨询室工作,雇主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心理医生。

泽田医生卖相很好,温柔而且彬彬有礼,多金的同时也很擅长花钱,年轻却品味十足——所谓“alive”而不是“living”。

这是我在雇主那里的所见所闻。

01

“早上好。”

医生今天搭配了深灰的浅领背心和烟灰色短茸外套,外加打成圆角的菱纹领带——他笑的很浅很快,看样子今天打算作为防守的那一方——这通常意味着客户得花心思,或许需要长期治疗。

“早上好,医生。您今天的日程。”

“谢谢,”他扫视完朝我微笑,又说:“胸针很漂亮。”

“您喜欢就好...

The shyness that I hid in my voice

【闲谈】 迟迟照观

如题,我失去了某人。

她有很多称呼,很多——身处不在意的事物之前,我们都不在乎对方怎么看待自己。

它允许我那样称呼她,“一个人的阿紫”。

一直没能告诉她,我也只是一个人的太太。


我把半颗心让给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半颗在我这里,等着下辈子给她;想要等着暑假,脱下面具给她看看,她却没能等到——我不过是过客,那人已经自己修好了路。

这个让我万般牵挂、心境跌宕起伏的混蛋把我掰弯了拍拍屁股就跑,实在该打——无奈舍不得——谁舍得,温柔又强大的阿紫,是有着十二片羽翼的天使啊。


冷静沉然,一步步搭好高塔,计算好下落地点,按时跳下。

谁知道呢,她那么聪明那么清醒,对她来说必定是最好的一条路。...

苹果女王最喜欢的一首,怎么循环耳朵都不够

今年遇到最美味的歌手

媚而不妖,甜而不腻,韵味十足

私心认为 卖笑高潮Live时候 为这首的巅峰


[团兵][生贺] The way back

*给青铜姑娘的生贺  @青铜 

*成年啦?欢迎来到既肮脏又愚蠢还很现实的世界w


利威尔没法继续呆在有埃尔文味道的屋子里,多一分钟都不行,哪怕是他家。


事情是这样的。

埃尔文回去之后没脱鞋没换衣服没放包,就这么进了厨房,直挺挺站在利威尔背后。正在热油的少年被盯得怪难受,转过去问你干嘛,下一秒就看见同居的傻大个戳在那里黑着脸,脚下一滩化了的雪水。

正要骂呢,埃尔文一句话就把人堵回去;利威尔听完已经没脑子去管被踩脏的地板了。紧接着他关火摘围裙,绕过埃尔文,在玄关套鞋子穿大衣,拍门走人。

她怀孕了,史密斯老师这么对他的学生说。

出门后利威尔走了三条街...

[闲谈] 不是所以念头都能否定


房敬童这个人,被说脾气好老好人温柔。
不然,仅是底线较低;所以她怒了,这个人一定很有能耐。

“你是我见过最——最——和最——的人。”
排比结束,最字打头。
虽然奉行没有最只有更,但房敬童没有觉得不合适。
她都怒笑了。
怒的不允许对方在自己屋子里多待一秒。

凌晨过去两个小时左右,红姜先生问她你过来么。
“我床挺好睡的。”
“什么意思?”
“我明天过来收拾东西。”
“怎么了?为什么?”
“啊顺带换下枕头,除了枕头都挺好。”
“今晚换吧。”
“可以么?”
“来嘛~”

奈何耳根子太软,新的念头又跑出来了。
这次她否定了。
接着把那个排比说了出来——语调太不正经,红姜先生云里雾里。
房敬童嗤笑:也就这样。

趴在枕头上,房敬童鼻尖是再熟悉不过的...

*给最爱的肉球

凤栖花-HITA


陆:连麻雀都不忍心打搅,果然是花满楼啊。

花:不请自来背后偷听,一定是陆小凤。

陆:呵,花满楼,你请我来,我又何必至于偷听呢?

花:五音不全不懂琴瑟之人,我又为何要请你听琴?

陆:呵,听不听琴,倒不重要,关键要看你请不请人喝酒。

花:好酒是有,但我只请朋友。

陆:还好你有朋友,要不然你一个人喝酒,真是闷死啦。

花:反正有你在,我这辈子恐怕是闷不死的。

陆&花:呵呵……(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倒酒)

陆:好酒,酒美,人更美。

花:你想欺负我看不见呐?

陆:花满楼,你实在太不可爱了。


春来时江水绿如蓝

风剪了...

[纲里]肮脏的日落

*还是给老夫老妻啦

*有病向的情人节贺


泽田纲吉站在一块断裂的桥栏上,俯瞰整片战场。


穿彭格列制服的族人正在打扫战场,残痕断壁间的尸体被抬出来运走集中处理,被残破建筑物碎片埋住的主要交流道也逐渐被清理出来。

造成这一切的男人握着拳头,垂首不发一语。

男人额上还燃着火炎,闻言一双赤金色的眼睛看向来人,蠕动嘴唇;声音嘶哑难成词句,嘴巴开合间不意外的拉开好几个口子,细小的血珠黏在卷起的皮肤组织上,半挂半坠。

Reborn见了想再怎么成器的弟子也经不住十几个小时交战,看看四周寻了个水壶,把伤亡报告传到他语音系统里。

舔舔嘴唇,男人尝着自己的血腥味忽然觉得口渴和饥饿。灭掉火炎,泽田...

© 不咽不欲 | Powered by LOFTER